歡迎來到歡悅時代! | 登錄 | 注冊
歡悅時代 >> 現代都市 >> 手腕:謀局者

第20章 想推倒她

書名:手腕:謀局者 作者:雪狼 本章字數:3283 更新時間:2018-12-06 17:00

等掃墓儀式結束,太陽已經西斜了,大家紛紛往回走,可能是心情輕松了許多的原因吧,他們表情不再嚴肅了,而是相互說說笑笑,季子強也抬頭欣賞四周的景色,田野里麥苗綠油油的。

季子強感慨著,這是多好的一天啊。

下午就在市上的酒店招待程南熙主任,一行人很快就來到了早就安排好的酒店,季子強自然是坐不上主桌了,不過包間很大,放上兩個桌子都顯得綽綽有余的,季子強也不能馬上就坐在旁邊的那個桌子上,他還要來回的招呼。

這些年,季子強已經學到了很多東西,他眼明手快,人又年輕,干起活來別人也不會感到他是在獻媚討好,相比而言,那程南熙的秘書多少就有點拇囊了,他總是找不到有什么需要搭手的事情。

很快的,豪華的宴會就在華書記的勸酒聲中開始了,寬大的包間一下字就灑滿了歡樂,那墳地上的悲壯情緒早就煙消云散了。

季子強掃了一眼桌上的這些菜,這些菜可謂是色香味俱全,一點不比省城大賓館里的菜遜色,看來招待所的廚師也是專業人員,水平不低啊,酒菜的檔次卻并不比省城里大酒樓遜色多少。

男人們一個個是西裝革履,灑脫倜儻,言談文雅,舉止得體,都希望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奉獻給程南熙主任,季子強看看他們,雖然他們的衣著考究,他們的風度瀟灑,都難以掩飾那異于常人的肚子,還有那頻繁和沉重的勾心斗角留下來的蒼老。

履舄交錯中,柳林市的政界的兩位老大華書記和葉眉一左一右的陪坐在程南熙主任的身邊,程南熙主任很慈祥的笑著,依然是那樣的穩健、自信,一派儒家傳人的氣質。

順次坐下去的是柳林市委專職副書記呂旭,常務副市長韋俊海,因為有華書記在,所以就連葉眉都很少插得上話來,其他眾人更不消說,都只有聽的份。

就算是聽,那也要相當高超的技巧,你一定要配合著講話人的抑揚頓挫,來調節你點頭的頻率和微笑的成度,該叫好的時候,就要做出驚喜狀,該嘆息的時候,就要露出感慨樣,一點都不能馬虎。

季子強他們這桌子到是輕松一點,幾個秘書和司機,都小聲的說著笑,不斷的吃著菜,酒是沒人喝的,不管是秘書還是司機,今天都不能喝酒,活動還沒結束,革命尚未成功,說不上一會還有什么其他的事情。

呂副書記和常務韋副市長,今天很是乖巧,顯得溫柔敦厚,對程南熙主任禮數有加,敬而遠之。

程南熙主任呷著了口酒,細細咀嚼著細嫩的海鮮和那種飽含脂肪像奶酪一般滑潤的蔬菜。

酒桌上的菜色很豐富,也很上檔次,酒水自然也毫不遜色。酒水種類很多,檔次也較高,此外還有紅酒,啤酒和果汁飲料。

一會的功夫,已經是酒過三巡,菜過五味,華書記就從服務員手里接過了酒瓶,站起了身,給程南熙主任恭恭敬敬的倒了一杯酒說:“程主任一向工作繁忙,很少回到柳林市啊,都快把我們忘了吧,今天難得回來,我就先敬領導一杯。”

程南熙主任就笑笑就接過杯子說:“感謝啊,感謝今天你們的陪同,耽誤你們一天的工作了,這個酒我是一定要接的。”

華書記就忙說:“不謝,不謝,可以多聽聽領導的當面教誨,我們感覺很幸福呢。”

這話就有點肉麻了,但大家是誰也不敢往那方面想的,都一起很真誠的笑著,好像華書記說出了他們所有人的心聲。

喝了一會,這程南熙主任就拿起了酒杯,專門的走到了季子強的身邊,這讓他那一桌子的人都莫名其妙,華書記和葉眉都停下了筷子,轉頭看著程南熙主任要跑過去做什么。

就見程南熙主任到了季子強的身邊說:“你這小朋友,應該是葉市長的秘書吧。”

季子強連忙站起來,恭順的說:“程主任好,我是葉市長的秘書。”

程南熙主任就在一次的看看他說:“年輕人很不錯,今天也讓你費心勞神了,我敬你一杯酒。”

季子強有點惶恐了,不要說他,整個包間里都是一片的肅穆和安靜,誰都沒有想到程南熙主任怎么會去給季子強敬酒。

季子強就有點手足無措的樣子說:“程主任,這..這,我怎么禁的起領導你敬酒,我給領導先敬一杯。”

程主任很大氣的笑笑說:“今天我看你很靈活,也不怕吃苦,感謝啊,以后到省城里有什么事情,一定來找我。”

說是敬酒,其實也就是一個話,季子強最后也沒喝上他敬的酒。

但華書記和葉眉的臉上就出現了截然不同的兩種表情了。

華書記沒有想到,一個小小的秘書今天會得到程南熙主任的如此重視,也是難怪的,今天季子強在整個掃墓的陪同過程中一切都顯得那樣討好但不討厭,殷勤卻很得體,靈活又不張揚,而自己的秘書,就笨拙多了。

華書記就不由的又想到了季子強那虛假的笑臉,這個人,真的很危險,一定要想辦法讓他離開葉眉,否則,后患無窮,怎么可以分開他們呢?季子強只是一個小小的科級干部,自己似乎不大好直接的插手,那樣即讓自己意圖過于明顯,又真的有點不合身份。

葉眉當然是很欣慰的,自己的秘書出了彩,就是自己間接的出彩,但葉眉的臉上表現的是很淡然,很若無其事的。

酒宴在繼續進行中,每個人都在客套和友好,這樣的情景你一點也看不出誰和誰有矛盾,誰和是關系好,仿佛大家都是好朋友,都在一個好團隊。

華書記皺著眉頭,但當程南熙主任走過來的時候,華書記就變得笑容滿面了,他給程南熙主任的骨碟里夾上了一塊魚片,然后有點獻媚的說:“主任啊,你快坐,快坐,后生晚輩們多盡點心也是應該的,你也累了一天,路也不大好,顛簸的厲害吧?”

程南熙主任呵呵的一笑,一邊往下坐,一邊說:“這個小秘書很靈活的,對了,這通往柳溝的最后一段路真是太爛了,你們……”

華書記不等他說完,就一口接過了他的話說:“主任,你放心好了,這個問題我們已經開會研究過的,葉市長已經開始安排了,要不了多久這條路就可以重新整修,是不是,葉市長?”

華書記含笑著看看葉眉。

葉眉心里就是咯噔的一下,這事情根本就沒有上過會,華書記信口一說,只怕這爛苕就壓到自己頭上了,但現在的情況,自己也不能就站起來反駁他的話啊,一但自己說出其他的意思,這讓程主任怎么想。

葉眉還沒有想好怎么回答,坐在她身邊的程南熙主任就滿面興奮的轉過頭來看這葉眉說:“感謝,感謝柳林市的父母官啊,哈哈哈,來,就為今天聽到這個好消息,我代表柳溝的老鄉給葉市長敬一杯酒。”

程南熙主任說著話,就端起了酒杯,葉眉怎么辦,她現在騎虎難下,只好也端起自己手中的酒杯,客氣的說:“修路是應該的,主要還是華書記指導落實啊。”葉眉就想把這爛苕在扔給華書記。

但程南熙主任卻說:“華書記只能指導,落實還要靠葉市長你們政府的力度了,所以華書記的酒我是不敬的,專門敬你一杯。”

葉眉無話可說了,她就看到了華書記那似笑非笑的表情。

而季子強呢,雖然他坐在旁邊的桌子上,但那面主桌上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季子強都在暗暗的關注著,當他聽到了華書記那話的時候,季子強也是心中一愣,看來華書記不愿意放過任何一個打擊葉眉的機會,他明明就知道柳林市根本就騰不出那幾百萬來修路,但他還是說出了這樣的話來。

在加上程南熙主任對葉眉的這一感謝,葉眉只怕就麻煩了,修吧?沒錢。不修吧,肯定就得罪了程南熙主任,這程主任不要看身在人大,可是他的威力和關系一點都不亞于柳林市的幾個主要領導,這樣的人得罪了,葉眉的仕途就會充滿荊棘和變數了。

送走了程南熙主任一行,大家就準備各自散去,只是離開的時候心情各異,華書記是高興的,他也算定了葉眉是沒有辦法來完成程南熙主任的重托,那么后果就可以想象。

葉眉在程南熙主任走后,就一直的皺著眉頭,華書記的可惡不在于他的歹毒,而在于他每次的圈套都是這樣合情合理,讓人不得不中,明明知道那是陷阱,但你卻沒有辦法去繞開,你還必須在他嘲笑的注視下,自己跳進去。

葉眉今天也是多喝了幾杯,臉色緋紅,就算她是皺著眉頭,依然有著萬千風情和韻味,季子強伴在她身邊的時候,不得不多看她幾眼,也不得不怦然心動。

葉眉仿佛也看出了季子強的心意,她舒展開眉頭,望著季子強說:“頭有點暈,你送我回去吧?”

季子強自然是喜出望外,他接過了葉眉的包,就不緊不慢的錯上半步,陪著葉眉回家了。

葉眉住的是政府專門給她安排的一套兩室兩廳,離政府也不太遠,他們沒有要車,就這樣一起步行在街頭。

天色已暗,那街道兩旁的店鋪在閃著幽幽的燈光,有那么幾個新潮一點的場所,閃亮的霓虹燈不斷的變換這色彩,把這城市點綴的份外妖嬈。

回到了葉眉的住所,季子強就有了一種渴望,他渴望著和葉眉的纏綿和激情,很長時間了,他們都沒有過情迷激蕩的夜晚。

季子強就有點動情的說:“今晚我想陪你。”

-----------------------------------------------

全本榜TOP

經紀人排行TOP

IP指數榜TOP

點擊榜TOP

連載人氣榜TOP

書籍打賞

打賞金幣:

10金幣 20金幣 50金幣 100金幣 200金幣 500金幣

評論:

刪 除

你確定刪除操作嗎?
確 定 取 消

刪 除

你確定刪除這些記錄嗎?
確 定 取 消
云南11选5预测软件